欢迎您访问九州体育官方网站!

当前位置:首页 > 九州体育 > 内容详情

莫言:孤松独秀

文章日期:2021-06-13 文章作者:人民网

据台静农老师文章「酒旗风暖少年狂」称, 陈独秀 这首「 夜雨狂歌答沈二 」作于一九一五年。

依诗题及诗中对天气情况的描摹,那时当在盛夏,正是「青年杂志」创刊前夕。诗题中的沈二,即其后誉满全球的大书法家沈尹默先生,而陈公对沈公早期书法“其俗入骨”的四字酷评,亦是流传百年之掌故了。且不说沈公胸怀开阔、不以为忤,反而警鞭高悬,苦临北碑,终归洗手不干成一代宗师,且说这首诗。这诗名为答沈二,但实是陈公胸中烦闷郁塞的一次宣泄,也是他胸中热情的一次产生,亦是一篇向旧寰宇宣战的檄文。陈公生平,生命不息战斗不止,襟怀坦荡心怀坦白,是真有脾气、真有胆魄、敢向一切妖魔鬼怪作战的伟丈夫。如斯的人物,宛若茫茫大海中的灯塔,永远地放射着指点迷津的光彩。

吾阅览电视剧「憬悟年头」,数次热泪盈眶。先贤 陈独秀 ,人中龙凤,时代宠儿,敢为天下先,能忍旷世辱,是五百年一出之奇才。表演艺术家于和伟师长教师,尽管容貌与陈公并不太像,但犹如陈公的精神附体,他献技了陈公的精神,塑造了艺术化的陈公形象。吾观剧激动之余,口占七律一首:陈公这首古风押二十五有上声韵,且一韵终归,雄风浩荡,霸气洋溢,宏大的气魄与瑰奇的想像,大有李长吉之风,在五四期间那些文士里,鲜有出其右者。诗之首句“黑云压地地裂口”,当是从李长吉“黑云压城城欲摧”化来,而“飞龙倒海势蚴蟉”句,宛若是龙卷风样貌之形容,与李长吉“甲光向日金鳞开”句好有一比。下句“两脚踏破九州九”,如此用九,颇类民间戏曲中为压韵之救命词儿用法,但用在此处,别有一番莽荡豪强之气。为什么要踏破这九州九?由于这九州群丑嚣聚,殿堂巍峨,玉狗疯狂,权臣横行。而“ 烛龙 老死深宵黝,伯强鼓掌满地走”两句,似可与毛公的“长夜难明赤县天,百年魔怪舞翩跹”并读。查典知“伯强”一指风伯,一指疫鬼,窃以为此处应指疫鬼。“竹斑未泯”句,似指娥皇、女英故事。而下句中之“浮山”当指陈公故乡之山也。吾以为此两句应是慨叹岁月流逝,时不我待。下句中之“ 雪峰 ”应是泛指西方之山,而“ 岣嵝 ”无疑是指衡山主峰。“江上狂夫碎白发”不知出自何典,“狂夫”是指屈子?或是墨客自谓?还请方家教我。“笔底寒潮撼星斗”,窃以为此句是本诗之眼也。此诗不久后创刊的「 新青年 」,正如一股激烈的激流,冲激着陈旧迂腐的政权,撼动着黑暗的全国,并引发伟大的革命运动。“感君意气”“滴血写诗”两句,吾以为并非单指陈、沈二公之谊,乃是泛指与陈公同心合意的革命同道之谊也。“天雨金粟”与“黑风吹海”两句,窃以为展现了革命者摧枯拉朽、开天辟地的豪放风致与创设精神,而末了一句中射日的后羿与撞山的共工这两位打古旧秩序、创设新全国的英雄,同病相怜,握手说笑,即是肯定的了。

我和王振深感艺术之魅力,书法之有用,遂商定申请一公号,名“两块砖墨讯”,以此为平台与书友文朋通声气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21 九州体育 All Rights Reserved 4